原创皖南新四军的北移路线题目钻研(一)

原标题:皖南新四军的北移路线题目钻研(一)

蔡长雁

《宣城历史文化钻研》微信版第278期

关于皖南新四军的北移路线题目,相关皖南新四军战败的因为与义务由谁来负,因此引首钻研者的深厚有趣,学术界一向有着争吵。笔者根据本身掌握的史料,挑出一点肤见,就正于方家。

一、六栽分歧的不都雅点

第一栽不都雅点认为,皖南新四军的北移所走的路线(南线)是国民党指定或制定的路线,中共中央也是制定的。

该栽意见最早是1961年李新等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通史》第三卷中挑出的:1940年“12月初旬以后,皖南新四军部队安放北移。国民党竟有意广播新四军北移的新闻向日寇告密。于是日军强化了对长江的封锁,在安徽的沿江两岸添筑碉堡,又把走驶西岸的帆船销毁,调动军舰遭巡江心。而国民党也命令李品仙部三个师开驻皖北的庐江、无为一带,限制江岸各渡口。如许,就使新四军无法就近从皖南渡过江去。为此,叶挺不得不前去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处商洽北移路线。国民党制定新四军由泾县、茂林、旌德、宁国、广德、郎溪到苏南漂阳渡江北上的路线”(即南线)。“遵命国民党军事政府的命令并经中共中央制定”后,皖南新四军最先北移。1991年,胡绳在《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中又挑出了同样的不都雅点。

从最先挑出这一不都雅点,到40众年后,依旧有人坚持这一不都雅点,并进走了添添论证。认为,皖南新四军北移的路线是叶挺与国民党政府商定并经中共中央制定的路线,起码中共中央是晓畅的。

这栽不都雅点挑出的依据是:

(1)傅秋涛、杨帆、郑德胜和钱俊瑞等都回忆说新四军的北移路线是叶挺与国民党政府商定的路线。

原新一支队的司令员兼政委傅秋涛是皖南事变中突围出来的为数不众的领导人之一。他回忆说,吾军决定北移后,“叶挺军长亲自奔走,向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挑出北移路线,并请求一路国民党军队不得阻截。顾祝同制定吾军经泾县、茂林、宁国、宣城、郎溪至苏南敌后北渡,并允于一路珍惜”。

原在军直属队做事的杨帆回忆说:新四军北移所走的“南线”,是叶挺军长在上饶同国民党第三战区议和北移题目时,“战区政府所指定和保证坦然的”路线。

原项英的警卫员郑德胜回忆说:叶挺军长亲自与国民党政府议和吾军北移题目,“国民党要新四军由云岭起程,翻越不岭,取道族德、宁国经天现在山进苏南,再过江到苏北”,“迁移前,项英还派人到上饶找顾祝同请求增添武器弹药。顾祝同说:‘吾以人格担保,从云岭到宁国异国一个日本兵,待到宁国后,连同以前欠的武器弹药统统补齐。’”。

钱俊瑞回忆说:“11月9日(即发出佳电那镇日),叶军长即从军司令部所在地之云岭,首程到上饶,谒见三战区顾司令长官,洽商全部相关北移的题目。”商定的新四军北移路线为:“由茂林、宁国、经苏南渡江北上。"

持上述不都雅点的同志还列举了国民党方面的回忆为佐证。岳星明回忆说:“吾拟出了一个防堵计划,经顾祝同核定”,“新四军北撤路线为:旌德、宁国南侧,广德、郎溪间,金坛、句容间,并从镇江以东渡江。" 他所说的这条路线,也就是“南线”。岳星明当时是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少将参谋处长,是顾祝同的亲信,曾参与制定和安放围歼新四军皖南部队的计划。他的回忆答当是可信的。

睁开全文

自然,持此论的同志也有的认为上述关于走“南线”的回忆原料,必要证实。钱俊瑞回忆说是1940年11月9日起程去上饶的那次议和,有误。由于叶挺自11月9日起程至11月18日返回军部,那次和顾祝同商定的新四军北移路线为“东线”。这从1940年11月28日、29日顾祝同别离致电蒋介石、黄绍耿(皖南走署主任)的电报中能够得到佐证。在上述两封电报中,第三战区“准添改为二线”,也就是“东线”,不含“南线”。那么,走“南线”是何时和第三战区商定的?到现在为止,尚未查到文献原料,顾祝同并未正式下令走“南线”,在文电中未查到证据。以是以上回忆都还有待于进一步查证。

(2)1940年12月28日,项英主办召开了新四军军分会扩大会议,决定皖南新四军绕道茂林待机北渡。会后,项英将这一走动方案电告中央。1941年1月3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复电项英:“你们统统坚决开苏南,并立即出动,是十足正确的。”接到党中央的复电,项英于1月4日率军南下茂林,最先根据上述方案走动。

(3)1941年1月7日,毛泽东、朱德致电叶挺、项英:“你们在茂林不宜久留,只要宣城、宁国一带情况明了后,即宜东进,乘顽军安放未就,突过其围困线为有利。”这个指使电清晰地逆映出,党中央是晓畅并且制定绕道茂林渡江的计划的。

(4)中国革命博物馆珍藏有中共中央军委1940年12月23日命令“皖南部队统统以战备姿态绕道茂林、三溪、旌德、宁国、郎溪到溧阳待机北渡”的电文抄件。这个电文更足够的表明了皖南新四军的北移路线是党中央制定的路线。

对这栽不都雅点的评论:

这栽不都雅点影响远大,但依据不及。国共两边当事人的回忆,能够参考,不是依据,由于异国文献原料佐证,而根据当时的情况,答当有文献原料的,此其一;其二,当时的回忆,依旧有政治因素的;其三,说军分会决定后将走南线的意见通知了中央,并异国挑出什么证据来;其四,中共中央1月7日复电,并不及得出中央制定走南线的结论,当时候中央得知这一新闻后,已经没手段否决走“南线”的决定了,以是只能退而求其次,请求项英速速脱离是非之地,赶紧东移;其五,中共中央军委1940年12月23日谁人所谓的电报抄件实际上是异国的,这个电报,最早引用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陈列部王振相符同志写的《关于皖南新四军北移的走军路线题目》一文中,作者在注解中说:“该电报为本馆藏电稿抄件。”至今,依旧有人引证这一电报。其实,早在20年前已清亮这个电报是不存在的。其六,持此论者并异国周详把握当时国共议和的过程,实际上由于曹甸战役的因为,蒋介石集团不安苏北韩德勤的安危,已经下令,皖南新四军北移路线为经铜陵繁昌直接北渡,不得经苏南,以防参添对韩德勤的袭击,以是说国民党不能够制定新四军走“东线”,说移苏南经过国民党制定的说法,绝对不走立。

第二栽不都雅点认为,皖南新四军的北移路线是项英幼我决定的路线,但中共中央是制定的。

持这一不都雅点的认为,按中央意见,项英能够选择两条北移路线,第一条路线是由驻地去北,从铜陵、繁昌北渡;第二条是由驻地去北,从泾县马头向东经苏南,然后从镇江附近北渡。由于后异日军封锁了长江江面,国民党军李品仙部也准备在江北无为地区布防阻击吾军,同时经苏南北渡路线要穿越陷落区,时值日军“扫荡”,易遭抨击。因此,项英选择了第三条走军路线,即向南经泾县、茂林、旌德、宁国、广德、郞溪到苏南渡江北上。中共中央军委12月23日的命令表明项英所选择的北移路线中央是制定的。另1941年1月3日,毛泽东、朱德也致电项英、叶挺:“你们统统坚决开去苏南,并立即走动,是十足正确的”。接到中央电报,叶挺、项英立即于1月4日起程最先北移。

对这个不都雅点的评论:

走“南线”是在12月28日军分会会议上整体决定的,并不是项英幼我的决定。中共中央军委12月23日的命令在众年以前就被表明不存在,项英也异国把详细路线通知中央,能够说中共中央事先并不知情,以是也就异国制定分歧意的题目。1月3日,毛泽东、朱德致项英、叶挺电,只有地点没说路线,不及行为中央晓畅路线的依据。

第三栽不都雅点认为,皖南新四军的北移路线是项英幼我决定的路线,是违背中共中央指使的。

为了“声东击西,疑心敌人”,项英异国采纳中央挑出的两个方案(走东线或北线北移),而是本身果断地决定皖南部队走“南线”北移。从军事上看,向蒋军重兵齐集的地方进取,无异自坠组织;从政治上看,向国民党执拗派的后方走动,无疑地会给他们挑供挑首内战的口实。因此能够说在北移路线的选择上,项英舛讹地选择了一条向国民党重兵退守的后方走进的路线。这条路线是项英违背中央指使擅自决定的。其重要依据是:(1) 1941年1月11日,叶挺在突围失看之时给中国共产党中央发电,最先外示情愿承担统统战败义务,但电报中所谓“挺答负全责”是自吾指斥精神的表现。实际上“答负全责”的是限制皖南新四军指挥权的东南局书记项英(名义上为新四军副军长,商城实际上是政治委员)。由于电报中已指出:“政委制之弱点实亦一因”,而皖南新四军战败的根本因为又是北移路线的舛讹,以是新四军南走茂林不及算作军分会整体决策。(2)倘若军分会会议睁开平等、仔细、不带成见的讨论,不会形成南进的决议。(3)倘若是军分会整体决定南下茂林的路线,项英答向中央汇报。而在项英给中央的电报中并异国谈到南进一事。(4)当新四军在茂林被围后,中央去电责问项英为何率军进入茂林地区,项英在复电中并未申明说是军分会决议,而是向中共中央注释说:新四军皖南部队“南走茂林是先对南面之敌徉示胁迫,吸引顽方留心然后骤然东进转向苏南。”

评论:上面已经表明了走“南线”不是项英幼我的决定;此栽不都雅点依据太甚穿凿附会,叶挺关于义务的电报,说的是此次事件中新四军内部答当担负的义务,不是指北移路线的义务,军分会讨论的路线就是整体决定,不管幼我在会上首的作用题目,关于项英不向中央汇报详细路线题目,本文第二片面将特意表明。

第四栽不都雅点认为,皖南新四军的北移路线是中共中央指定的路线。

此论的重要的依据是:1940年12月23日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皖南部队统统以战备姿态绕道茂林、三溪、旌德、宁国、郞溪到漂阳待机北渡。”12月26日,针对项英频繁延迟,迟迟不愿北移,毛泽东致电项英等挑出了厉厉的指斥。12月28日,项英等受到指斥后主办召开新四军军分会钻研走动方案,决定皖南部队根据中央命令向南绕道茂林、三溪、族德、宁国,再辗转天现在山到漂阳,然后待机北渡。会后,项英也向中央通知了这一决定。1941年1月3日中央给项英、叶挺的回电称:“你们坚决开苏南,并立即开动,是十足正确的。”

隐微,这个不都雅点站不住,由于谁人军委的电令是异国的,1月3日的中央电也没涉及北移的路线题目。

第五栽不都雅点,也是前些年挑出来的,认为,皖南新四军走“南线”北移是新四军军部决定的,但中共中央晓畅新四军皖南部队走“南线”的走动倾向,并制定他们绕道茂林、宁国到苏南这条路线。倘若党中央分歧意,当时纠正还来得及。

1940年12月28日,新四军军分会做出了走“南线”北移的决定。新四军军部秘书长李一氓在皖南事变中突围出来后,于1941年3月20日给中央书记处写的一个通知能够表明:“ (一)走正本三战区指定到苏南的路线,必须始末五十二师及一0八师的防地,当时该两师的兵力及六十二〔师〕冷欣部已别离荟萃,同时经过地区均已筑益工事。(二)稍偏南走五十二师及一0八师之背面,仍须打两个师。(三)再南走泾县、宁国以南,旌德以北,脱离五十二及一O八师,有与四十师遭遇之能够,但只打四十师,吾推想力量众余。(四)故决定走第三条路。”

固然还异国直接的原料表明走“南线”通知过中央,但中央是制定走“苏南”的。1940年12月29日,周恩来致电毛泽东、朱德:“江南部队分地渡江有危险性。皖北让路,蒋已口头允许,但让出四县恐不易且阻击吾的诡计已在安放。故渡江仍以分批走苏南为至要。" 12月30日,毛泽东、朱德将周恩来电转告叶挺、项英,并说,“吾们制定恩来意见,分批走苏南为益。”这就从原则上、总体倾向上制定了新四军皖南部队分批经苏南北移的路线。又据1941年1月7日毛泽东、朱德给叶挺、项英的电报:“你们在茂林不宜久留,只要宣城、宁国一带情况明了后,即宜东进,乘顽军安放未就,突过其围困线为有利。"这外明,党中央已晓畅新四军皖南部队走“南线”的走动倾向,已晓畅并制定他们绕道茂林、宁国到苏南这条路线。倘若党中央分歧意,当时纠正还来得及。另外,还有三个题目,必要进一步证实。

一是据《赖传珠日记》记载,12月31日,新四军军部发给华中总指挥部一封电报。由于《赖传珠日记》中只有“项来电,支日信念东移”如许简短的一句记载,电报的内容尚不隐微;由于新四军发给中央的电报同时要给华中总指挥部发一份,搞清了12月31日新四军军部发给华中总指挥部电报的内容,也就搞清了新四军军部发给党中央电报的内容。(按:此电并异国证据表明也发给了中共中央,房此说系推想。)

二是1941年1月5日晨,军部发给党中央的电报,内容不悉,只是在毛泽东、朱德于1月7日给叶挺、项英的电报中挑到这个“微晨电”。“微晨电”即1月5日早晨的电报。(按:军部曾发“微晨电”给国民党方面,通知了详细走军路线,同样,在给中共中央的“微晨电”中,也答当通知了走军路线,不然中央不会在7日回电中晓畅新四军已经到达泾县茂林停顿。)

三是中共中央指使叶挺、项英“分批走苏南为益”。这一指令,周恩来和延安有异国和国民党政府进走交涉呢?有异国谈到走“南线”?(按:不管与国民党方面商量过什么,都自然不存在走南线的题目,由于珍惜苏北韩德勤的因为,国民党方面已经断然否定了走苏南的线路,走苏南是周恩来与中共中央的意见,与国民党方面异国相关,与周恩来在重庆与国民党的交涉异国相关。)

以上三个题目倘若能够得到证实,当能表明一些题目。在此之前,就断言“叶、项从来异国向中央挑出过向南走苏南的”北移路线题目是为时过早的。(按:此三点不是题目,无论首先如何,都不及表明叶、项向中央通知过。)

第六栽不都雅点,代外近来的最新的钻研收获,认为,走“南线”北移是新四军军部决定的,并非顾祝同所指定,事先也异国请示过延安。

在皖南军部,项英于12月28日主办召开军分会讨论北移相关事项,末了决定走“南线”北移。 这条南下茂林绕道东移的路线并非顾祝同所指定,事先也异国请示过延安。当天夜晚,军副参谋长周子昆到作战科传达军分会决定,参谋们均感骤然,“由于这个走动方案从来异国钻研与讨论过”,“吾们连这些地区的地图也异国,只益一时油印地图发给部队”。作战参谋叶超回忆说:“司令部正本对北渡的两个走动方案,做了将近两个月的准备,由于转折倾向,都用不上了,临走时把这些原料烧了一大堆,真是前功尽舍。” 12月30日,毛泽东、朱德电叶、项,转告周恩来对北移路线的意见并外示制定周恩来意见分批走苏南为益。从此电可证,到12月30日延安还未得到皖南新四军分会28日已经决定从苏南走的新闻。

1941年1月1日,军部向延安发出关于“近来情况与吾们走动”的长电:“一、自吾抗议电后,顾即复电注释,并非改道而且添辟道路。吾又去电请求主力到苏南,顾复电只允1个团,主力仍经江北。二、战区联参于世日晚赶到军部,商量请求,其意20万款、10万子弹可办到,今早又赶回泾县与顾商妥,明后日前来。三、现彼方军队正调动,安放尚未完毕,并添七九师、四十师到宁靖、旌德一带,其计划为封锁围歼。吾推想彼怕吾先动来懈弛,同时也怕吾到苏南久据。四、铜繁江边添添两只兵舰,汽艇一向梳巡,幼批人也不及偷过。五、吾们决定统统移苏南,乘其安放未完即突进并采取游击作战姿态行动,发生战斗能够性极大。吾们如遇阻击或追击,即用战斗息灭之,遇强敌则采取游击绕圈,至迫不得已时松散游击。六、吾们已不等其子弹款项,准备立即走动,全部准备完了。中央如有指使,请于明日(2号)最暂迟3号电告。否则吾们走动后,说相符恐怕难。请转告周、叶。”

通不都雅电文,其中央内容不息强调北渡难得,决定乘国民党军安放未完即以游击作战突进手段统统移苏南,并外示了如遇阻击用战斗息灭之信念。此电也只通知移向苏南,并异国走“南线”北移的详细走军线路。毛泽东、朱德收到此电后,于1月3日复电:“你们统统坚决开苏南,并立即走动,是十足正确的。”延安见皖南新四军终于决定走动,外示了坚决的声援和一定,主意是敦促部队尽快脱离皖南险地,但并不等于照准和一定南走茂林这条路线。

(作者系宣城市档案局局长,方志办主任)

制作:童达清

 


posted @ 20-01-09 04:24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河南创业创新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8 版权所有